正在阅读: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1. 时政
  2. 国际
  3. 时评
  4. 理论
  5. 文化
  6. 科技
  7. 教育
  8. 经济
  9. 生活
  10. 法治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2018-11-19 17:52来源:明仕亚洲手机版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上个月(2018年10月),一则“科学家发现了宇宙墙”的“新闻”开始在网上流传。这些“新闻”来源不明,大多数并未署名,每篇文章也略有不同,不过意思都差不多。

  照其说法,“意大利的科学家们在离地球一百亿光年之外的波江座里,发现了一条横跨35亿光年的真空带,也就是所谓的宇宙墙。在其内部,不说星团、星球了,连点暗物质都没有,像一堵墙一样,为宇宙划出了边界......我们的宇宙被一堵墙包围着。一种可能是,我们是由某种更高的文明培育起来的试验场。”这些报道说他们引述的是国际科技杂志《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 的报道。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1 在网上搜索“宇宙墙”的结果

  这如果是真的,那真可谓是轰动全球的发现,我的一些朋友纷纷转发,甚至有比较专业的纸媒在其公众号每天发布的科技新闻中也引述了,虽然该报编辑谨慎地删去了“我们是由某种更高的文明培育起来的试验场”这种过于科幻的说法。

  但其实这整个故事完全是一个假新闻:其始作俑者不知是谁,那些文字略有不同的“报道”大概也都是相互抄袭的,而其内容则是通过在一个真实但并不惊人的科学新闻里塞进大量误解和臆想的内容后炮制出来的。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2 某篇报道“宇宙墙”的新闻中的一幅配图

  我们先来看看这则假新闻所引用的《新科学家》杂志的报道。查阅该杂志2018年10月的新闻报道,可找到该杂志在2018年10月17日出版的新闻中,提到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个被命名为亥伯龙神(Hyperion)的巨大原超星系团(proto-supercluster),打破了形成最早、质量最大的纪录,并配发了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发布的图片。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天文学家们就在观测中发现了这种由许多星系组成的、长条形的大尺度结构,被天文学家们戏称为 great wall ,可以译为星系长城或者星系之墙(国内当时一般翻译为“巨壁”)。

  这样的结构并没有什么太神秘的性质,以往也已经发现很多次了,算不上什么特别重大的新发现。这一次发现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比以往发现的类似结构更大、形成更早。大多数英文媒体(包括《新科学家》)的报道也主要是强调这一点,而并非中文假新闻中那样说这是宇宙边界之墙。

  不过,有趣的是,我发现了几个出现较晚的英文报道,内容和以上中文错误报道很类似。发表这几个英文报道的媒体都有很多关于中国的报道,也许就是华人办的,因此他们大概是被中文媒体带歪了。

  另一个有趣之处是,这些假新闻中都配了许多看上去十分神秘的天文美图,尽管这些图与内容并不相关,但却就是不放这张《新科学家》配发的这一天体本身的图片,大概是这张图片过于写实,让人看后顿时没有了神秘感吧。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3 亥伯龙神超星系团 (ESO)

  那么,这种所谓的宇宙墙或者说星系长城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发现最大、最早的星系长城又有何意义呢?研究宇宙中物质如何分布是宇宙学的一项重要内容,宇宙中星系的分布并不完全是均匀的,而是有的地方密集一些,有的地方稀疏一些。

  按照万有引力定律,密度高的地方有更强的引力,会把周围的物质吸引过去,而稀疏的地方引力较小,它里面的物质就更容易被周围密度高的地方吸走。因此,密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密,稀的地方越来越稀,宇宙会从微小的随机扰动开始,逐步形成复杂的纤维状结构,这种过程现代宇宙学家们可以使用计算机模拟出来,下图所示的就是一个模拟中的宇宙大尺度结构。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4 数值模拟形成的星系大尺度结构( V. Springel)

  所谓星系长城,其实就是其中的一些纤维状结构。不过,按照现在标准的宇宙学常数-冷暗物质模型(LCDM)的理论预言,这种结构是从小到大、逐渐形成的,因此在宇宙比较早的时期形成的结构应该是比较小的。如果在宇宙早期就发现非常大的结构,那就说明现有的理论很可能有错误,或者至少是不够全面的。

  因此,观测天文学家们一直在致力于找到更早、更大的星系长城,以便更严格、深入地定量检验现有的宇宙学模型。正因为这样,也不时会有“发现最大结构”的新闻。《新科学家》在此之前也多次报道过类似的科学发现。

  不过,亥伯龙神超星系团位于天空中六分仪座的方向上(星座里的恒星都在银河系里,天文学家提到某某天体在某个星座时只是说这个天体在那个星座的方向上,而不管距离远近),并不在这篇报道中提到的波江座方向上,这又是怎么回事吗?难道这一报道另有所本?

  进一步的检索发现,原来早在2007年11月21日,《新科学家》发表过一篇题为“巨洞:另一个宇宙的印记”(The Void: Imprint of another Universe) 的文章,很可能就是这些“宇宙墙”之说的源头。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5 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温度图 ,用圆圈标出的就是波江座的冷斑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当时的一个发现。天文学家们在分析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数据的时候,在波江座方向上发现了一个5度大小的冷斑——这里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温度比平均温度低大约十万分之二点五——尽管这个差异似乎并不大,但也远远超过了随机涨落的大小。

  一些宇宙学家提出了产生这一巨大冷斑的一种解释:在这一方向上存在一个巨大的低密度区,当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光子从远处向我们飞来时,如果它们经过这一低密度区。由于低密度区引力场的变化,飞过的光子能量就会有所降低,我们在这一方向上就会看到一个巨大的冷斑,这被称之为积分萨克斯-沃尔夫(ISW)效应。天文学家们在分析这一方向的星系巡天数据时,真的发现了一个巨大的低密度区,或者叫巨洞(void)。

  巨洞的出现并不奇怪,比如在图4显示的大尺度结构模拟中,就可以看到很多巨洞。和星系长城一样,这是万有引力作用下结构演化自然形成的。

  这些巨洞周围环绕着一些星系长城,但它们并不是如假新闻中所想象的那样,如同一堵墙那样把巨洞和宇宙的其它部分分隔开来,实际上空洞有点像海绵中的洞洞一样,每个巨洞都连着多个其它巨洞。另外,巨洞也是相对的,很多巨洞中并不是一个星系都没有,只是相对比较稀少而已。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6 某些人错误理解的“被宇宙墙包裹起来的宇宙”

  不过,正如星系长城的形成一样,巨洞也是随着时间越来越大的,因此如果在宇宙早期就形成特别大的巨洞,同样是和标准理论相矛盾的。《新科学家》杂志2007年的报道,就是因为当时科学家们发现这个巨洞实在太大了,根据标准模型的计算难以形成这么大的巨洞,因此有些科学家提出了一些新奇的解释——比如一个平行宇宙与我们的宇宙在某个地方发生碰撞,从而产生这种巨大的结构。

  在科学上,超出寻常的说法需要超出寻常的过硬证据,因此对于科学家们而言,这还只是一种能自圆其说但未必正确的假说而已,除此之外也有多种更平常的解释。但是,许多国内外的小报和自媒体是把它当真了,有不少相关的网文引用这一报道。

  实际上,后来在2016年,一些科学家使用了新的数据并采用了改进的方法进行分析后发现,观测与标准模型的差异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大,仍可用标准模型解释。当然,我们也不必非要否定这种“脑洞大开”的解释,但至少就目前看来,上述观测并不一定需要多么奇特的理论解释,而完全可以在现有模型的框架内加以理解。

  我猜也许本次假新闻的炮制者在了解到《新科学家》即将做出关于星系长城相关报道的消息后,上网一查,于是把以往的这些小道消息汇总成了这篇耸人听闻的假新闻。

  同时,由于他们误解了“巨洞”和“墙”这些词的含义,于是就想象出了一个完全被墙包裹着的、空无一物的神秘宇宙来了。这倒也可以作为一个科幻小说的题材,不过可惜并不是我们实际生活的宇宙。

  作者:陈学雷

  来源: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微信公众号

[责编:蔡琳]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1. 开心
     
    0
  2. 难过
     
    0
  3. 点赞
     
    0
  4. 飘过
     
    0

视觉焦点

  1. 李舸:摄影是“深扎”的艺术

  2. “大洋一号”起航执行中国大洋52航次科考任务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本次系列活动既是对革命先辈的缅怀,又是对科学巨匠的致敬;既歌颂了基地官兵,又赞扬了人民奉献。
2018-12-11 18:03
从开刀到化疗,从民间偏方到进口“神药”,人们谈癌色变,癌症患者及其家人煎熬难耐。李枫表示,他们团队的研究目标就是不断找寻癌症治疗的靶点,一个一个去攻克,而对KDM4B的功能抑制,就是又一个全新靶点。
2018-12-11 09:07
洗衣服是每个家庭都会做的事,把脏衣服泡一泡,洗一洗,晒一晒,在肥皂、洗衣粉、洗衣液的强力去渍功能下,衣服很快就会光洁如新。不过,衣服虽然经常洗,但关于洗衣服这件小事,很多人还有些错误观念亟待纠正。
2018-12-11 09:06
10日,记者从武汉大学获悉,以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为主要完成单位,共同承担的“胎源性疾病创新研究体系的建立与应用”项目历时22年,基于首创的系列宫内发育迟缓和胎源性疾病模型,构建了一套完整的胎源性疾病创新理论及研究体系,并有效地用于胎源性疾病的风险评估和早期预警。该项成果填补了国际胎源性疾病研究领域的空白,提升了我国在该研究领域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2018-12-11 09:05
12月10日至11日,以“汇聚科技新动能,引领医疗器械创新发展”为主题的首届全国医疗器械科技创新大会在山东省威海市举行。
2018-12-11 09:04
一声长笛,“大洋一号”10日从自然资源部北海分局科考基地码头启航,将先后前往印度洋、大西洋执行中国大洋第52航次科学考察任务。本航次是“蛟龙探海”工程自2018年启动以来的第6个航次,承担着深海资源勘查与开发和深海环境监测与保护内容的重要任务,分A段和B段。
2018-12-11 09:03
他见证了中外合办大学的发展历程,也试图在西浦打造未来教育的范本。两年后的2008年,席酉民选择了拥抱改变——他从西安奔赴苏州,当起了西浦的执行校长。席酉民认为,进行融合式教育,让大学和社会、大学和企业高度融合,提供国际化的行业精英教育。
2018-12-11 09:03
据美国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由新加坡国立大学工程师领导的国际团队,研发出一种新型自旋电子存储装置。与现有商用自旋电子存储器相比,新设备操控数字信息的效率以及稳定性分别提升了20倍和10倍,有望加速自旋存储设备的商业化发展。
2018-12-11 09:02
日本花王株式会社近日宣布开发出了创新的超细纤维(Fine Fiber)技术,即将直径亚微米级别的超细纤维直接喷洒在皮肤上,可在皮肤表面形成轻柔自然的积层型超薄薄膜,达到护肤目的。
2018-12-11 09:02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研究人员日前表示,他们将脂肪细胞转化成干细胞,并将其培养成用于治疗心脏和大脑等各种器官损伤的组织。特拉维夫大学研究团队成功地用转化干细胞创造了器官的组织植入物,从而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这些风险。
2018-12-11 09:01
在“未来最不可能被取代的职位”中,影评人可以位列一席。因为在人们普遍理解中,对于艺术的感受和品鉴是人类特有的“味蕾”,复杂的科学或算法无法体味一二。
2018-12-11 09:01
据美国太空网近日报道,研究人员正在建立一个由迄今最精确的计时器——原子钟组成的网络,以“抓捕”暗物质。暗物质通过其对恒星和星系运动的引力效应来宣示自身的存在,但科学家一直未厘清它由什么构成。
2018-12-11 09:00
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研究院获悉,该院固体物理研究所伍志鲲研究员课题组与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金荣超教授合作,通过精选配体,构筑适当的团簇间/内弱相互作用力,生长出高质量的单晶,成功解析出Au144(SR)60的团簇结构,其结构此前困扰科学界多年,是金纳米团簇结构研究的“圣杯”。金子在通常情况下是黄色的,150多年前,英国著名科学家法拉第却合成了鲜艳的酒红色金溶胶。
2018-12-11 09:00
近日,“中外摄影对着拍——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年摄影展”在北京举行。展览精选出中外摄影师40年前后在中国各地拍摄的各40幅作品,再现40年今昔中国大地翻天覆地的变化。图为前来参观的摄影爱好者正在观看摄影展。
2018-12-11 08:59
日前,记者从长沙市科技局组织的一场高校成果转化对接会路演上获悉,我国科学家历经6年,研制出具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电机伺服驱动精密模压成形机”。
2018-12-11 08:58
在整个东南亚,百部科植物百部属的大百部是传统的药用植物,其杀虫、止咳润肺的功效已得到验证。但长期以来,人们对百部属植物种子传播的机制并不十分清楚。直到最近,研究团队在进行植物调查时,才破解了这一秘密。
2018-12-11 08:58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小朋友已经成为“宝贝报天气”活动的忠实粉丝,部分家长在获悉活动举办时间后专程前往参加,是活动的“回头客”。
2018-12-11 09:18
中国“彩虹鱼”2018马里亚纳海沟海试与科考团队乘坐“沈括”号,近日从上海起航后不久,就遭遇了大海的风浪洗礼。”  据中船重工702所(上海分部)“沈括”号总设计师葛维桢研究员介绍,这是一艘小水线面双体船。
2018-12-10 09:09
“融”出鱼水情,“合”出新动能,青岛正在打造国家军民融合示范区。作为我国第9个国家级新区,青岛西海岸新区承担着军民融合和海洋强国两大国家战略实践任务,被赋予创建“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的使命。
2018-12-10 09:08
走进麦克奥迪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克奥迪)位于厦门的总部大楼,一楼展厅的入口处挂着的一块牌匾格外醒目。工作站在关键技术领域取得的突破,为麦克奥迪新增了80多项知识产权成果,包括发明专利42项,参与制定国家标准21项、行业标准23项。
2018-12-10 09:06
加载更多